全国钢价 | 钢价汇总 | 热点新闻 | 钢市动态 | 预警分析 | 钢厂价格 | 高端报告 | 手机钢价 | 供应信息 | 钢材期货 | 有色金属 | 预测报告
厂家动态 | 国际动态 | 库存信息 | 研究报告 | 免费试用 | 钢材知识 | 钢铁统计 | 钢企名录 | 求购信息 | 历史价格 | 网站地图 | 会员登陆
新一轮刺激法案上路 特朗普能否握好这剂猛药


  2020年已过去大半,虽然你可能已经厌倦了被形容为“前所未有”或“具有挑战性”的2019冠状病毒大流行,但这正是目前美国工薪阶层所面临的情况。在四个月内,美国失业率从3.5%的50年低点飙升至近90年前大萧条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水平,6月份为13.3%。即使在5月份零售额创纪录增长之后,截至6月18日,仍有超过2050万人在领取失业救济。具体来说,截至2月底,只有170万人在领取失业救济金。

  对许多美国人来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时刻,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国会在3月27日通过、特朗普总统签署了《CARES法案》。

  CARES法案只提供了急需的刺激措施,但远远不够

  《CARES法案》规模为2.2万亿美元,是美国国会有史以来通过的最昂贵的救济法案。考虑到关闭不必要的企业会对经济造成严重破坏,议员们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投入大量资金来解决这个问题。

  2.2万亿美元的《CARES法案》为医院抗击冠状病毒提供了1000亿美元,为陷入困境的行业分配了5000亿美元,并通过小企业贷款发放了近3500亿美元。它还负责拨出2600亿美元来扩大失业福利项目。在2020年7月31日之前,失业救济金每周增加600美元。

  但是大多数人会记得《CARES法案》的目的是为直接刺激美国工薪阶层和老年人支付3000亿美元。根据美国国税局6月4日的数据,1.59亿美元的经济影响款项已经发放,总计2670亿美元。

  尽管美国人非常需要这笔钱,但经济影响购买力并没有为大多数人提供足够的帮助。有媒体在4月份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2200名受访者中,有74%已经或预计将在四周或更短时间内花掉他们的经济刺激支出。考虑到美国经济正在缓慢复苏,许多工人和他们的家庭似乎非常需要额外的经济刺激。

  目前的问题是,是否会出台新一轮经济刺激措施,但根据特朗普总统最近的一次采访,第二轮刺激计划现在看来是肯定的事情。

  特朗普:“我们将实施另一个经济刺激计划”

  上周,在接受斯克里普斯国家政治编辑乔·圣乔治(Joe St。 George)的采访中,特朗普直接被问到苦苦挣扎的美国人是否会接受第二次刺激检查。以下是特朗普的回答:

  “美国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我们有最好的就业数据,最好的经济。虽然现在受新冠病毒的影响,但现在我们要重建它,我们将实施另一项刺激计划。那会很好……那会很慷慨的。”

  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在回应圣乔治时特别使用了“刺激计划”一词,但在此声明之前,特朗普曾申明,美国人将获得“第二次刺激支票”。不过,美国总统不愿透露具体的细节,比如具体的金额,他只是说,他相信第二轮刺激方案将在未来几周内出台,而且在本质上是跨党派的。

  白宫改变腔调,积极推动第二轮经济刺激计划,这实在不应令人感到意外。毕竟,现在正处在选举年,两党都不希望被认为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没有为美国工人争取利益。确保美国人在11月大选前拥有坚实的财政基础,符合两党和特朗普的最佳利益。

  更重要的是,即将结束的失业救济金(即每周增加600美元),这是迫使两党达成协议的完美催化剂。这额外的600美元对防止抵押贷款、汽车和租赁违约率飙升起到了关键作用。如果没有某种二级刺激方案,美国金融业可能要等算总账了。

  下一轮经济刺激会是什么样子?

  鉴于特朗普总统表示,目前更倾向于推出第二份刺激法案,那么真正的问题就变成了,它会是什么样子?

  一种可能是它和《CARES法案》非常相似。换句话说,这是一项将钱直接交到工薪阶层和收入低于规定门槛的老年人手中的刺激方案。具体来说,《CARES法案》的最高支付限额为每人1200美元,夫妻共同申请的最高支付限额为2400美元。要达到这个最高支出标准,单身、已婚和户主登记者需要调整后的总收入分别低于75,000美元、150,000美元和112,500美元。

  5月15日,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通过了长达1815页的《HEROES法案》,该法案在很多方面效仿了直接刺激部门的《CARES法案》。这项3万亿美元的法案以217票对189票的接近党派路线的投票结果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该法案将再次将个人支出上限设为1200美元,夫妻支出上限设为2400美元,与《护理法案》中使用的AGI门槛相同。然而,一个很大的区别是,对父母或家庭来说,受抚养人(限制为3人)每人价值1200美元,而根据《CARES法案》,这一数字是500美元,而且受抚养人的定义没有年龄限制。

  另一种可能是,第二轮刺激方案获得通过,但不包含直接刺激成分。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一直对联邦赤字进一步膨胀持批评态度,他的一些同事也有同样的担忧。这可能会导致众议院或参议院的共和党人支持其他类型的刺激方案。

  例如,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共和党领袖凯文·布雷迪最近提出了通过支持2020年工人和商业法案重新开放美国。布雷迪的法案不是发放刺激计划的支票,而是允许失业的工人重返工作岗位,在增加的每周600美元奖金中再多拿两周。实际上,布雷迪的提议相当于1200美元的招聘奖金。

  特朗普总统也加入了竞选,他暗示暂停征收工资税会更可取。大多数工作的美国人将收入的12.4%投入社会保障计划,雇主和雇员平分这一负债(各占6.2%)。提供工资税减免期是一种让工人在每次工资中保留更多收入的方式。权衡的结果是,工资税是社会保障的主要资金来源,而美国最重要的社会项目已经摇摇欲坠。

  关键在于,尽管第二轮刺激计划有可能出台,但需要两党共同努力才能取得成果,这并非易事。这可能意味着扩大有资格参加刺激计划的人数,以安抚民主党人,并制定一项协调一致的计划,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为共和党人服务。无论如何,增加失业救济的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在我看来,这意味着有可能在未来五周内达成协议。

(文章来源:美股研究社)


免责声明:钢材价格网力求使用的信息准确、信息所述内容及观点的客观公正,但并不保证其是否需要进行必要变更。钢材价格网提供的信息仅供客户决策参考,并不构成对客户决策的直接建议,客户不应以此取代自己的独立判断,客户做出的任何决策与钢材价格网无关。